2021年10月23日 星期六 农历九月十八 节气:寒露

首页 >专题专栏 >乡村振兴 >正文

到2025年实现村村有服务 农村收发快递将更加便利

发布日期:2021-09-07      浏览次数: 14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到2025年,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有服务——

农村收发快递将更加便利

广西玉林的百香果、陕西宝鸡的猕猴桃、湖北宜昌的脐橙……近年来,得益于互联网电商和物流体系发展,地方特色农产品通过快递寄达全国各地,有力促进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5750亿元,同比增长37.9%。

不过,受村落分散、快递业务量小等因素制约,快递下乡进城仍存在不少难点、堵点。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加快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到2025年,基本形成开放惠民、集约共享、安全高效、双向畅通的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有服务。未来,在更完善的物流体系支持下,农村收发快递有望更便利,农村经济的活水将更好地流动起来。

农村物流仍待提速

在山西省临汾市汾西县和平镇,一家挂牌“菜鸟乡村”、占地约30平方米的快递网点里,几名快递员正忙着把快递包裹摆放到货架上。“村里老年人居多,这些大多是他们从电商平台上拼单的小玩意儿。”一名快递员边扫描包裹上的条码边介绍道。

28岁的小吕即将在和平镇开始为期两年的工作。前几天,他从某电商平台下单一张书桌,发货地是江苏省江阴市。没过几天,就接到了这家“菜鸟乡村”通知取件的电话。“本以为村子里收快递不方便,没想到只用了3天。”小吕很开心。

菜鸟乡村是菜鸟驿站的乡村版本,以县域共同配送、整合不同品牌快递公司资源的方式,搭建起县乡村三级共配的物流服务网络。近年来,中国大力推进快递进村工程,菜鸟乡村等配送模式落地见效,农村寄递物流体系逐步完善。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农村地区快递的收投量超过200亿件,较去年同期增长30%以上。乡镇的快递网点覆盖率达98%,直接投递到村的服务比重超过一半,重点地区快递服务的全程时限缩短至58小时。农村市场正成为寄递物流新的“增长极”。

但是,相比在城镇的快速便捷,快递在乡村仍然有些“慢”。

以小吕所在的和平镇为例,这家“菜鸟乡村”缓解了当地村民收发快递的问题,但由于人口集中度不高,附近村的村民要收发快递,还得来和平镇的网点。因此,各村一直流传着谁有事去镇上就顺便帮全村取快递的习惯。城里一两天能收到的快递,在村里可能要三四天。

较高的配送成本也是个问题。一名快递加盟商表示,自己从快递公司获取的每个快件派单费是固定的,如果快件从乡镇下沉至村一级,每一件就要亏3毛钱。快递企业普遍“不愿下”“下不去”,即便网点进了村,“稳不住”“待不久”的问题也较突出。

“电商快递目前处于低价竞争、低利润发展阶段。中西部部分农村地区自然村落分散,使得快递需求分散,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向本报记者分析,农村户与户之间距离远,拉长了配送半径,影响配送效率和综合成本。快递网点尚未实现农村地区全面覆盖。

“从目前农村各类资源的整合情况看,农村地区邮政、交通、供销等资源很多,但没有形成共享共建机制,制约了农村寄递物流体系的建设。”国家邮政局副局长陈凯说。

畅通快递下乡进城

农村寄递物流,一头牵着农产品进城、农民增收,一头牵着消费品下乡、农民满足更加美好生活的需要。

初秋,距离青海省西宁市约200公里的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发布了可观的销售成绩——今年上半年,刚察县农畜产品在各类电商平台上的平均月销量达约3000单,平均月销额达30万元左右。

刚察县地处偏远、交通闭塞,前几年,在这里收发快递被物流拒单不是啥稀罕事儿。近年来,伴随刚察县交通条件和物流体系的改善,水泥路修到了牧民家门口,刚察特产也得以销往全国各地。

“现在,一些村集体、合作社和冷链物流企业合作,拿下不少‘大单’。”国家能源集团援青干部、刚察县挂职副县长张琦告诉记者,当地生鲜牛羊肉以吨为单位,用冷链货车直接送货上门;散客通过电商平台下单网购,基本实现国内一线城市“三日达”,部分华北和华东地区城市“次日达”,大大提高了村集体和合作社的收益。

在中国,许多地方拥有优质的特色农产品,急需更便利的上行机制帮助其卖出去、卖个好价钱。《意见》提出,鼓励支持农村寄递物流企业立足县域特色农产品和现代农业发展需要,主动对接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农产品上行提供专业化供应链寄递服务,推动“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

“接下来,将完善农产品上行的发展机制,建设300个快递服务现代农业示范项目,为农产品上行提供专业化寄递服务模式。”陈凯说。

农产品要“出得去”,消费品也要“下得来”。

“想给女儿买双漂亮的轮滑鞋”“想买进口的车厘子尝尝鲜”……随着信息的传播以及寄递物流的拓展,农民“买全国”甚至“买全球”的需求正不断增长,这同样需要“快递进村”提速。对此,《意见》指出,分类推进“快递进村”工程。在东中部农村地区,引导企业通过驻村设点、企业合作等方式,提升“快递进村”服务水平。在西部农村地区,引导、鼓励企业利用邮政和交通基础设施网络优势,重点开展邮政与快递、交通、供销多方合作,发挥邮政服务在农村末端寄递中的基础性作用,扩大“快递进村”覆盖范围。

“农村地区的村委会、农村书屋等服务资源,都可以作为农村快递末端服务场所。”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司长金京华说,“我们将指导各地邮政管理部门与基层党组织、村民自治组织加强协作,促进资源整合利用,建设村级寄递物流综合服务站,让快递服务离农民家门口更近。”

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

村里有了快递点,受到村民欢迎。但不少村民反映,取件不便利、网点违规收费等现象在农村仍较普遍。有的快递点不主动通知取件,丢件、损件等情况频频发生;有的快递点取件时间有限制,周末不提供服务;有的农村网点根据快递体积大小,违规收取单件3至10元、价格不等的取件费,影响农村消费者的网购体验。

针对农村物流行业乱象,《意见》积极“亮剑”,要求加强寄递物流服务监管和运输安全管理,完善消费者投诉申诉机制,依法查处未按约定地址投递、违规收费等行为,促进公平竞争,保障群众合法权益。支持有条件的地区健全县级邮政快递监管工作机制和电商、快递协会组织,加强行业监管和自律。“对损害用户合法权益的行为,我们将依法实施更严格的监管措施。对企业违规收费行为零容忍,坚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金京华说。

“管”得住,也要服务得好。《意见》提出,取消不合理、不必要限制,鼓励发展农村快递末端服务。“市场准入方面,在守住安全底线的前提下,未来将简化农村快递末端网点备案手续,推动实现网上备案和‘一次都不用跑’。”金京华表示。

针对农村物流设施网点不足、资源整合不够、配送成本高等短板,商务部流通发展司负责人李刚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深入实施县域商业建设行动。

“我们将把农村物流配送体系与完善农村商贸流通体系、促进农村消费更紧密地结合起来,推动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促进城乡生产与消费有效衔接。”具体而言,包括进一步推动农村物流配送资源共享衔接,实现“多站合一、一点多能、一网多用”。在推动县域电商和快递协同的基础上,搭载和整合日用消费品、农资、农产品等农村商贸物流资源,发展众包物流、客货邮快融合等,创新农村物流模式。

“建设农村寄递物流体系是立足国内经济发展的务实举措。下一步,将考虑衔接国际寄递网络建设的相关体系,通过国内、国际、农村、城市多重措施、多条路径、多项抓手,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提供重要支撑,为广大农民群众更好地实现用邮需求、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出积极贡献。”陈凯说。